蒋箬羽

  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啊,一直在快乐吃瓜,唯一担心的是圈里还有没有粮、太太们会不会删文跑路。

  就感觉我不是在磕RPS,是在磕我脑补出来的俩人,现实世界里的真人怎么样对我来说没有影响。

  好处是我没有塌房的痛苦,坏处是想看文但只能看见对两人本人的讨论,没有粮吃。

对gg和ad的改革一点个人看法

hp里描绘的巫师世界,巫师不与麻瓜社会来往,有严重的社会矛盾(比如纯血与混血,巫师家庭出身和麻瓜家庭出身)。我猜巫师社会大概是半封建半资本主义社会?虽然有议会制魔法部和司法机关,但人员高度重合,世袭制的纯血家族掌控权力,大部分家庭处于生产力低下、自己种地的生活。

GG和圣徒像是要推翻魔法部的暴力革命,巫师由于对社会不满想要改变,加上被GG本人的魅力和演说吸引,选择加入;但是没有正确的思想指导,导致方向和道路错误,手段又过于残暴血腥引起反感,且具有宗教性的领袖个人崇拜,最后以失败告终。

AD的改革想法很好,但是手段过于温和,且没有实权做支撑(凤凰社只用于对付伏地魔——有兵但不用,AD自己放弃了当魔法部部长——政权没有),从hp后几部AD被不愿变革的魔法部背后捅刀子自己还无能为力可以看出,也是失败的结局。

最后是我对巫师未来的一点看法,根据hp的塑造来看,巫师习惯了依靠魔法完成自给自足的生活,市场竞争也很少(英国巫师界学校、医院、银行、服装店、洗发水、魔杖都是垄断的),生产力根本发展不起来,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进入现代社会。

【玦启】重写千古玦尘

想了个玦启脑洞,后来发现太长了自己写坚持不下去,直接把大纲放上来吧

白玦×天启 清穆×后池(上古) 玄一×炙阳  (白玦≠清穆)

     玄一和炙阳一同降生,几万年后白玦和天启一同降生,之后玄一得知自己成为混沌主神其实是为了应混沌之劫,于是叛出神界,自创魔界成为魔尊。白玦对天启暗生情愫,奈何天启榆木脑袋不开窍。一次天启酒醉后无意识地对白玦撒娇(对白玦来说堪称性骚扰的行为),白玦克制不住偷亲了天启,这让白玦自认为是轻薄了天启(但是天启直接断片啥也没记住),于是自请下界去教化众生。

    万年以后上古降生,被天启带的喜好玩乐不务正业,炙阳无奈之下把白玦叫回教导上古(其实还是天启亲自下界才叫回来的)。白玦和天启都误以为对方喜欢上古,白玦吃上古的醋,天启心里也不好受,但他一直认为是亲手养大的小白菜上古被人拱了的原因,因此三番五次去警告白玦不许喜欢上古,导致白玦更加吃味。后来还是上古点醒了天启,让他意识到自己原来喜欢白玦。心直口快的天启藏不住心事,忍不住去问白玦喜不喜欢自己,白玦顺势表白,二人终于互通心意在一起。

    天启下界时意外发现混沌结界在破碎,去询问祖神却只得到一个“混沌劫现,神界将崩,唯混沌主神以身应劫,方解众生之难”的回答。天启无法接受自己当成妹妹的上古要为了三界赴死的命运,于是抢走主神令羽,布下灭世阵法意图灭世来阻止。白玦不明白天启为何要这么做,但苍生有难,他不得不前去阻止。白玦原本只想伤了天启,让灭世阵法停止运行,未料芜浣用暗力在背后推了白玦一把,导致白玦来不及收力。最终太苍枪当胸刺入,天启不可置信地望着诛杀自己的白玦,就此陨落,白玦只来得及保下天启的一抹神息,将其送至下界温养。

    天启陨落后,白玦去查看了他的命盘,得知混沌之劫即将到来,主神上古必须要去赴劫,而天启正是为了阻止这一切才会灭世,命盘中的天启只是过去的残影,看得到摸不到,这让亲手杀了天启后才得知真相的白玦更加痛苦。

    混沌之劫终于到来,面对神界崩毁,诸神黄昏,从祖神处知晓了缘由的上古决定为了三界苍生以身应劫。上古殉世,玄一趁着神界尚未恢复,带领魔族攻打神界,神族仓促应战,节节败退。为了护住神界众生,炙阳不惜以身作封,将玄一连同魔族一同封印在九幽。司职大地的炙阳陷入沉睡,神界关闭,下界之人无法来到神界,而神界诸神也无法离开。

    神魔大战时机凑巧,正好打断了上古的殉世,因而混沌之劫虽已消散,上古却并未完全身死魂消,而是神识尚存进入了轮回。在神界关闭之时,白玦为了能下界寻找天启而不是被关在神界,选择了分离自己的力量。他的元神和记忆存于东洋的万里海域,太苍枪封印在瞭望山,身体以及体内的本源之火(白玦主火,本源之力的形态为火焰,称为本源之火)则落入北海。

    6万年之后,白玦的元神苏醒,化名柏玄,在寻找天启的过程中,结识了上神古君,意外发现了转世为古君之女后池的上古。后池在清池宫修炼,柏玄常前去指点她,二人结为师徒。由于柏玄没有白玦的本源之火和神力,因而维持不了多久就需要回去万里海域沉睡来重新积攒力量,他告知后池自己万年后会回来,之后就离开了清池宫。北海中的白玦之躯,经过6万年的北海灵力滋养,诞生出了新的灵识,他苏醒于北海,自名清穆,被天宫赐封为北海上君(也就是清穆和白玦是两个不同的灵魂)。清穆拜上神古君为师,结识了其女后池,二人青梅竹马,佳偶天成。另一边,天启复生后发现神界关闭,无论是上古还是白玦、炙阳,甚至连玄一都在三界当中销声匿迹,他无奈之下选择来到妖界。自神界关闭,下界灵力稀疏,本就灵脉稀缺的妖界更为严重,妖族修炼难以为继,不少妖出生便身亡了。天启这才意识到自己当初脱口而出的“三界没了,重铸便是”,意味着无数生灵要在痛苦中迎来死亡。他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倍感愧疚后悔,于是不顾自己旧伤未愈,强行分离出一半本源之力,化为一轮紫月悬于妖界上空,供妖族修炼。自己则隐姓埋名,改称紫月妖君净渊,居于妖族皇宫玄晶宫深处的紫月泉畔。

    一千年后,后池学有所成,前去瞭望山寻找柏玄。但她并未见到柏玄,只在山顶竹屋中发现了一把紫色法扇,清池宫主凤染认出这是妖族紫月妖君的法器。穆池二人前往妖界,发现妖族皇子森羽正在到处找医师为他的救命恩人(一狐族女子,简称狐女)治伤,于是伪装成神医身份并打败了其他竞争者,成功混入玄晶宫。清穆在与其他人竞争的过程中,直接斩断了生死关的紫火,这被身在紫月泉的净渊察觉,他在水镜中看到与白玦上古相貌相似的清穆后池,十分惊讶,命紫涵暗中打探两人身份。后池拖住狐女和森羽,清穆趁机寻找紫月妖君,在紫月泉见到了刚出浴的净渊。净渊的面貌让清穆想起了自己梦中看不清脸的人,身体本能般产生了悸动,这种不受控制的情绪让清穆惊慌失措,没等净渊反应过来便仓促离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后池在为狐女治伤时发现她受伤并不严重,相反体内妖力磅礴。她指出森羽受困狐女以命相救是一场布好的局,就是为了让森羽欠下救命之债。狐女不甘心目的被拆穿,与后池动手,致使后池动用仙力暴露了身份。妖皇森简现身,赶来的清穆代替后池与森简交手。清穆开始不敌森简,却在对战中触动了藏在体内的本源之火,实力大增,不落下风。森简接到净渊命令放穆池二人离去。

    清穆在妖界动用的本源之火唤醒了被封印的太苍枪,太苍枪在瞭望山出世,但其强势的灵力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。天帝暮光收到消息后公布,谁能拿下太苍枪,太苍枪便归谁所有。

    清池宫主凤染带好奇的清穆后池来到瞭望山,清穆被太苍枪吸引,不受排斥地进入灵力结界,太苍枪择清穆为主。与太苍枪的融合过程中,清穆看见一白衣男子将太苍枪封入了瞭望山,留下一句“无论多久,本尊一定会找到他”,目光悲怆却又坚定。白玦的残念暂时占据意识,他抬头望见了立在远方群山之巅的净渊,喃喃自语“天启”,之后就力竭昏迷过去,被凤染后池带回了清池宫。太苍枪的认主,让净渊确认清穆就是白玦,而后池也很可能就是上古。虽不明白二人为何失忆,但他还是决定前往清池宫与二人见面。

    当晚,净渊在清池宫遇到后池,言明身份后,询问当初她和清穆来玄晶宫的目的。未等后池回答,苏醒的清穆找到后池,道天色已晚请净渊离开。净渊对清穆幻化披风给后池挡风的行为有些吃味,也只得与后池相约来日详谈。第二日,净渊与后池见面,后池拿出紫月扇,净渊告知自己曾去瞭望山思念故人,醉酒而归时不慎将扇子落下,并不认识柏玄。净渊离开清池宫的路上被人偷袭,他听声音辨出这是6万年前杀了星月女神月弥并嫁祸给自己的芜浣。清穆察觉灵力波动赶到,打断了二人交手,芜浣带着对清穆与白玦关系的疑问离去。

    后池生辰之夜,清穆挑明心意向后池表白,并将自己自北海苏醒以来一直佩戴的长剑赠与后池,二人相拥着共赏烟花,十分甜蜜。而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净渊,一来不知没有记忆的清穆对自己来说还是不是白玦,二来不愿和当作妹妹的上古相争,最终黯然离去。

    为了把可能是白玦的清穆拉到自己阵营,已经成为天后的芜浣为清穆与自己女儿景昭赐婚。但清穆已心属后池,为了退婚,他答应为天宫取来与太苍枪同为上古时代神器的日月戟(原为炙阳的武器,神魔大战后流落渊岭沼泽)。清穆误入渊岭沼泽中的灭世之地,相传6万年前妖神天启在此处布下灭世阵法,后来白玦真神率众神下界杀了他。清穆回忆着此地的介绍,恍惚间看见了冲天而起的灭世血阵,看见白衣真神手持长枪与阵法中心的人相向而立,看见一袭紫袍的妖神被那把长枪刺穿,绝望地闭上了双眼,他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痛。清穆离开灭世之地后,在渊岭沼泽打败了抢夺日月戟的三首火龙,拿到日月戟,但自己也被龙息所伤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芜浣趁着净渊还未重获妖神之力,发动天兵攻打妖族。后池想要阻止仙妖交战,却反被芜浣污蔑与妖族勾结。净渊和芜浣在阵前交手,他发现芜浣神力大增,与自己不相上下。危机时刻,清穆带着太苍枪和日月戟赶来,站在了妖族一边,芜浣不得已退兵。清穆因牵动内伤,吐血昏迷,净渊不惜动用本源给清穆疗伤,发现他身上的伤乃是三首的龙息所为,愤怒地返回妖界向森简和三首火龙问罪。

    天宫上下因清穆帮助妖族而震怒,天帝暮光亲自将清穆逮捕并送往青龙台受天雷之刑。未料天雷使得清穆体内的本源之火和太苍枪彻底融合,清穆不仅毫发无伤,反而直接引动了代表真神的九九八十一道天雷。芜浣担心真神归来影响自己的地位,趁清穆还没觉醒出手暗算,被放心不下前来的净渊挡下。妖神现世,三界皆惊,仙妖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随着太苍枪与本源之火的相融,东洋万里海域中央浮现出一口冰棺,其周围千里海水均冻结成冰。清穆受其影响,一瞬间灵力紊乱,在头疼中感应到了躺在冰棺之中的人。后池怀疑这冰棺中人正是柏玄,穆池二人与对柏玄身份十分疑惑的净渊决定一同前往东洋。

    清穆的灵力轻易打开了东洋的封印,果然柏玄和清穆之间存在着联系。三人进入冰封之地,清穆和净渊合力打开冰棺,看见了还在沉睡中的柏玄。感受到清穆的气息,柏玄由灵力凝塑的身体逐渐消散,化为一道神识飞进了清穆的脑海。一瞬间,清穆眼前浮现出众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。林叶交错,枝头桃花欲坠,紫衣身影在桃林深处回眸,一笑倾城。受芜浣之命暗中跟随的天兵,趁机布下阵法将几人困住。三人合力破除阵法,但清穆受柏玄影响灵识不清,净渊为护清穆被伤中灵脉。阵法被破后,清穆体力不支,净渊让后池将清穆带回清池宫,自己返回妖族疗伤。

    清穆回到清池宫后经常莫名其妙晕倒,后池无助之下找到了父亲古君,古君检查出清穆体内有两个不相容的灵识,其中一个还未完全苏醒,只怕他苏醒后,清穆就会被压制,甚至彻底消散。清穆希望在自己最后的时间里,能陪着后池,多爱她一天是一天。

    另一边,芜浣得知净渊受伤,深觉天赐良机,马上兴兵攻打妖界,净渊只得不顾伤势仓促应战。净渊在交战中发现芜浣的本源竟已从神力转化为魔力,原来芜浣为了精进修为已然堕魔。不仅如此,芜浣还拿出了魔族之物弑神花,打算将战场上的妖族一并灭杀。为了保护妖族,净渊一人硬扛了弑神花的剧毒,本就本源不足、旧伤未愈,再加上灵脉受损、魔毒入体,净渊毫无悬念的败在了芜浣手下。对于自己要当上三界至尊的野心,让妖神天启臣服自然比打下整个妖界更快更简单,芜浣以妖族逼迫净渊就范,将他带走囚禁,之后就是不间断的折磨,妄图让净渊当众承认自己三界之尊的身份。

    清穆再度昏迷,这一次的记忆画面格外清晰,一袭淡紫衣袍的妖神坐在桃树下饮酒,张扬明媚,风华绝代,白衣真神则站在不远处静静地望着他,目光中充满了宠溺缱绻。画面散去,清穆看到了柏玄,他意识到柏玄就是白玦,请求他能代替自己对后池好。摘下面具的白玦露出了和清穆一模一样的脸,但他拒绝了清穆的请求,白玦告诉清穆自己和他虽暂时共用着一个身体,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,后池,或者说上古,是清穆的爱人,而自己所爱的是妖神天启,也就是现在的紫月妖君净渊。自己虽已觉醒,但也不会强迫清穆消散。

    白玦醒来,还来不及向守在床边的后池解释,就感受到三重天紫月震荡,他瞬间意识到天启出事了,脸色一变立即赶往妖界。玄晶宫内,紫涵听见白玦称净渊为天启,明白白玦真神已经觉醒,他告知白玦,妖界不落的紫月中蕴含着天启一半的本源之力,若收回紫月,受天启本源供养的妖族会元气大伤,也正是因此,净渊才会宁愿败给芜浣也不觉醒真神之力。

    想要救出天启,首先要知道芜浣把天启囚禁在何处,白玦不得不返回仙界和芜浣虚与委蛇,但当他回到清池宫,却发现凤染后池已经离开。原来后池在白玦觉醒后认为世上会再无清穆,一直沉浸在悲伤里,为了能让后池重新振作,凤染打算带后池暂时离开清池宫这个伤心之地。凤染真身为凤凰,她得知自己的母族凤族一直生活的梧桐林最近受到魔气侵扰,于是带着后池前往梧桐林帮忙清除魔气。天宫方面也接到了凤族的求援,年轻气盛的景昭公主想要向父母证明自己,于是背着暮光芜浣独自前去。

    凤染和后池在清除魔气的过程中,发现梧桐林和九幽交界处的九幽结界已经松动,这才是凤族受到魔气侵扰的根本原因。为了巩固结界,凤族族长取出了6万年前主神上古交由凤族保管的神器古帝剑。没想到,后池和古帝剑产生了共鸣,后池收复古帝剑,恢复了前世的记忆,上古觉醒,成功修复了九幽结界。

    另一边,景昭受魔气围困,被前来寻找后池的白玦救下。白玦看见景昭,忽然想起清穆与景昭之间曾有过婚姻,于是心生一计。他故意向景昭示好,轻易地从景昭口中得知,芜浣将紫月妖君关在天宫的地牢里。二人在凤族遇见凤染和后池,深夜,白玦避开他人约后池见面,发现上古已经觉醒,他告知上古自己与清穆乃是不同的两个灵识,如今自己苏醒,只能委屈清穆暂时沉睡,待神界重开,便可为清穆再塑一具身躯。同时他也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上古,他打算利用自己同景昭的婚姻。真神大婚,暮光和芜浣必会带天宫诸神前来观礼祝贺,届时上古装作接受不了清穆娶亲前来抢婚,拖住天宫众神,而妖族方面,紫涵和森简便可利用此时机,到天宫地牢救天启。

    一切正如白玦所料,婚礼当天,上古大闹一场。芜浣本想借此机会杀了后池,却未料上古已经重获真神之力,她挡下了芜浣的攻击。因为不敢在众神面前暴露自己堕魔,芜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上古离去,婚礼被迫中止。白玦佯装气愤罚景昭在天宫禁足,之后找借口离开了仙界。于此同时,紫涵森简也找到了被锁在天宫地牢里身受重伤的净渊,并把他带回了玄晶宫。

    净渊受芜浣魔力折磨,一直深陷梦魇幻境无法醒来。在上古的护法下,白玦元神离体进入了净渊的识海。他看到死在天启怀里的女神月弥,看到陨落于灭世阵法下的无辜仙神,看到神界关闭后生灵凋亡的妖族惨状,还看到手持太苍枪杀了天启、之后又同后池表白在一起的“自己”。这是所有令天启感到痛苦绝望的回忆,只怕不止是在这梦魇里,而是自天启在下界醒来,他就一直被困在这里面,一遍一遍自虐式的重复,既不能改变结局,也走不出去。白玦倍感心痛,曾经最逍遥自在的真神如今遍体鳞伤。他最后在幻境深处找到了天启的神识,白玦心疼的抱住他,告诉他月弥是死于芜浣之手,她一定不后悔当时为你挡住攻击;告诉他神界关闭是由于神魔大战,这不怪你;告诉他妖族现在安乐繁荣,你做的已经很好了;告诉他白玦当初只是想把你带回神界,从未想过杀你,他一直很痛苦很后悔;告诉他清穆不是白玦,白玦爱的一直都是你。天启恍惚间像是回到了曾经在神界的日子,他可以潇洒不羁肆意妄为,白玦总是会在站他身前护着他的。天启趴在白玦怀里,6万年来第一次可以不再把情绪压在心底,肆意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天启虽然醒来,但他本源亏空,体内还有在灵脉里肆意流窜的弑神花魔气,几乎呈真神陨落之相。上古只能用混沌本源帮天启压制住魔气,但此法治标不治本,天启在此期间不得动用灵力,否则体内的魔气会再度反噬。为了寻找解决之法,三人决定冒险前往九幽炼狱去问被封印的玄一。

    玄一面带讽刺地问他们,当真以为自己发动神魔大战是为了一统三界吗?混沌之劫之所以被叫做混沌之劫,就是因为它需要混沌本源才能化解,而一旦本源耗尽,混队主神就会陨落。他特意选在上古殉世之时攻打神界,就是为了以神魔大战中死去的神魔的灵力来填补混沌之力的空缺,借此保下上古的一丝本源之力,只要本源尚存,真神就能复生。如今上古安在,也证明了他当初的想法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玄一同意给天启解决弑神花之毒,但作为交换,他要求上古立下主神誓约,承认九幽魔界的存在,玄一作为魔神重归真神之列。如此一来,神魔不再对立,玄一也会和他们站在同一阵营。上古答应了这一要求,主神誓约立下之后,玄一为天启解了弑神花毒,并告诉三人,魔界如今并不完全由自己领导。6万年前由于炙阳的封印,自己也陷入了沉睡,芜浣正是借助这个时机,抢了他的神器炼天弓,甚至还游说笼络了不少魔兵。最棘手的是,九幽的封印上蕴含了炙阳的本源之力,若是芜浣强行打开结界,炙阳很可能在沉睡中直接受到重创,甚至有陨落的风险,这也是玄一决定同三人联手的另一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玄一在魔界收复魔族,白玦天启和上古离开九幽。他们不在的这些时日,芜浣已经带领仙族向妖族全面开战,誓要一统三界,妖族节节败退。清池宫因为不愿同流合污,加上上古大闹白玦婚礼,被天宫以勾结妖族的罪名打压,凤染被景涧护下,只是软禁在天宫,古君则在逃脱天宫抓捕后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如今天宫乃仙族之首,芜浣又贵为天后,哪怕是白玦上古想要对芜浣出手,也是师出无名,仙族必不会甘心。而天启才刚解了弑神花之毒,灵力尚未恢复,一半本源还存于紫月,身体虚弱。三人只能韬光养晦,另寻时机。天启返回妖界疗伤恢复实力,并帮助妖族抵挡仙族进攻,白玦回去仙界想办法弄清芜浣接下来的计划,上古去寻找自己这一世的父神古君。

    上古终于找到了古君,在古君心里,上古一直是自己那个古灵精怪又天真善良的女儿后池,不论她做出什么决定,自己都会支持她,上古被父亲深深感动。上古得知,天宫如此着急抓捕古君,是因为他逃离天宫时,利用与天帝暮光的交情,趁其不备偷走了暮光身上的一串钥匙,此钥匙能打开暮光与芜浣共同设下的一间密室。白玦和天启同时收到上古的传信,上古推测,炼天弓是当初祖神赐予玄一的神器,一旦认主难以更改,古君手中钥匙所对应的密室里,很可能就藏着芜浣还未炼化的炼天弓。白玦以清穆的名义去探望景涧,但景涧不愿相信母亲私藏了魔尊玄一的兵器。白玦答应景涧可以带他一起前往密室,让他靠亲眼所见来判断。景涧最终松口,告知白玦密室建在仙魔交界处的罗刹地。

    天启判断,目前只有自己还没觉醒真神之力,芜浣意欲弑神,首要目标必是自己。他打算只身作饵,诱芜浣前来。以芜浣的实力,若想杀他,势必要动用本源魔力,届时芜浣堕魔天下皆知,他们便可名正言顺斩杀芜浣。

    天启在阵前现身,将芜浣引至苍穹之境,白玦出现与天启合力同芜浣对战。芜浣已经魔功大成,晋升魔尊,白玦天启难以在短时间内取胜。另一边,景涧带上古前往罗刹地,用古君所给的钥匙打开了密室,里面果然是玄一的炼天弓。景涧看见炼天弓,同时感应到苍穹之境传来的强大魔力波动,终于认清芜浣已经堕魔。他把炼天弓交予上古,希望她能阻止母亲继续错下去。

    上古带着日月戟、炼天弓、太苍枪、紫玉鞭、古帝剑五把神器来到瞭望山顶,这里是去往神界的唯一通路。五把神器相继嵌入通道尽头的五块巨石凹槽之中,磅礴的神力席卷而来,神界终于再度开启。神界的灵力开始重新供养下界,妖族可以不再依赖紫月,天启收回了紫月当中的本源之力,妖神觉醒。于此同时,两抹流光划过,太苍枪和紫玉鞭分别回到了白玦和天启手中。二人合力击败芜浣,废除了芜浣的灵力,同时向三界公布她的罪行。

    结局就是玄一镇压了魔族叛乱,归顺神界,炙阳苏醒后解开了九幽封印,白玦为清穆新塑了一具身躯。白玦天启、清穆上古、玄一炙阳都幸福快乐在一起啦。

T:来安利一下你的大学?

电子科技大学,学妹们,男生任你挑啊

妈耶,这是抖M吧,被打了一下简直是娇喘,克制不住那啥兴奋了?

T:班上的男生有没有某一个点突然让你觉得他很温柔?

我记得初中的时候我们班有两个班长,一个男生一个女生,但是我们男班长是老师要求他当的,他其实不怎么喜欢管班里的事情。

有一天政治课上女班长因为作业写的不够好被老师批评了,然后过了没五分钟我们班主任忽然找班长有事情,当时全班都很尴尬,忽然我们那个从来不管这些事的男班长就站起来,出去找班主任帮她办事了,路过女班长旁边的时候还低声说了一句“没事,我去”。当时就觉得那个男生还是挺好的。

【闲泽】父皇

猜一猜这位“父皇”是谁?


我并不太知道父皇以前的事情,宫里的人很少谈起这些。

弘成皇叔和若若皇婶说,我就很像以前的父皇。

怎么可能呢?我和父皇哪里像了?性格一点也不一样。

啊,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李长安,是南庆的公主殿下,虽然我只是父皇的养女。

没有办法,父皇的后宫是空的,更别说有孩子了,我和皇兄都是父皇收养的。

我被父皇带回来时还很小,在那之前的事情对我来说都很模糊了。在我的印象里,我是在皇宫里长大的,也算是跟在父皇身边长大的。

其实我觉得,我和皇兄都不是很像父皇,即使要勉强选一个出来,也应该是皇兄而不是我。

我喜动,皇兄喜静。

我小时候总是将皇宫搞得鸡飞蛋打,抢父皇的酒,摘御花园葡萄架上的葡萄,甚至还偷偷的跑到那只有父皇能进的府里过。现在长大了,跟着父皇习武,想着要像大皇叔一样去保卫边疆。

皇兄比较像太后,爱看书,抱着红楼不撒手,听政务时说的头头是道,就是武功半吊子,出门还要我保护他。

父皇呢?

记忆中的父皇面对朝臣是高高在上的,脸上在笑,眼睛里永远是凉的。没人能猜透他在想什么,总是云淡风轻就杀人无形。

桀骜不驯,孤傲不羁,冷静自制,好像都可以形容父皇。

但其实父皇私底下是个很温和的人,对我们很好,超级好,宠的我无法无天,由着皇兄在朝廷上实施变革,自己任劳任怨帮我们收拾烂摊子。

我也知道,父皇应该是有爱人的,而且我猜已经去世了。

每逢七夕,父皇总会带着一串葡萄,到那座荒废了十几年的府苑去,一待就是一天。除夕夜也会去,小时候是在把我和皇兄哄睡下之后,现在吃过年夜饭,我们会送父皇出宫。他偶尔在宴会上喝醉了,宫里找不到人的时候,基本也是到那里去了。

从小,父亲就告诉我们,遇到喜欢的人,千万不要有所顾忌,喜欢了就大胆去爱,别等到追悔莫及的时候。大概,是父皇自己的经历得出的经验吧?

我那素未谋面的“娘亲”是父皇心上的一道伤疤,没有人敢提起,我再好奇,也只能靠着想象去猜她的样子。

依旧没有人告诉我父皇以前的故事,只是听说,父皇在还未恢复皇子身份的时候,姓范,和若若皇嫂是兄妹,还有个小范诗神的称号。





承泽你看,你离开以后,我把自己都活成了你的样子。
那年那日之后,少了一个爱看红楼爱吃葡萄的二殿下,也再不见白衣翩翩文采飞扬少年郎。


T:人的潜力是无限的?你有逼自己爆发潜力的故事吗?

语文考试,20分钟写完了800字的作文?数学考试,15分钟写反面选修、圆锥曲线、导数三道大题?

T:是什么阻碍了你减肥的道路?

当然是美食,在吃的面前管不住嘴